<tbody id="43abm"><noscript id="43abm"></noscript></tbody>

  • <rp id="43abm"></rp>
  • <th id="43abm"></th>

  • <tbody id="43abm"></tbody>

    數字報

    水貨換“馬甲”出沒“黑醫美”市場

    2021-01-29 16:46:59|圖文來源:北京青年報

    北京青年報記者1月28日了解到,日前,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吊銷了韓國美得妥公司生產的A型肉毒毒素Innotox的許可。至此,這家在韓行業占比近40%的企業旗下3款肉毒素產品均被吊銷許可。令人頗感意外的是,雖然我國批準的4個品牌肉毒素產品中并沒有該企業產品,但在國內的一些社交媒體上,這家企業的產品換個“代號”仍在銷售。

    事件

    韓國最大肉毒素企業  3款產品均被吊銷許可

   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,這次被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吊銷許可的是韓國美得妥公司生產的A型肉毒毒素Innotox,1月26日開始生效。去年12月22日,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就曾責令美得妥公司暫停生產、銷售相關產品,并要求企業召回或銷毀流通中的產品。

    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表示,根據檢察機關的調查,這家企業在給Innotox進行醫藥品申請許可及變更許可過程中,偽造實驗材料,違反了相關法律。

    美得妥公司官網顯示,該公司成立于2000年,主營肉毒素產品和玻尿酸填充劑產品。2006年,公司研發出了韓國首款A型肉毒毒素Meditoxin,成為世界上第四個研發出此類產品的企業。隨后又相繼研發出液體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Innotox、不含動物源性成分的肉毒素Coretox等產品。

    但截至目前,美得妥旗下的3款肉毒素產品已全部被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吊銷許可。在去年經歷產品被吊銷許可之前,美得妥還是韓國最大的肉毒素生產企業。在韓國4家主要肉毒素生產企業中,其市場占有率近四成。

    市場

    韓披露美得妥此前一年  向我國“出口”2.6億元肉毒素

    根據韓媒報道,美得妥從2014年開始就有產品“出口”中國的記錄。根據韓國關稅廳數據推測,僅該企業旗下Meditoxin,2019年出口到中國的總額超過4000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2.6億元)。

    北青報記者此前搜索一些美妝類以及生活類的社交媒體平臺發現,有韓國“美得妥”關鍵詞的分享內容超過1萬份。為了能快速識別,有的博主還給這些產品冠以“別名”,有4000萬美元“進口”額的Meditoxin別名就是“粉毒”。

    但在2020年6月,韓國食品醫藥品安全處認定,美得妥在生產A型肉毒毒素Meditoxin過程中使用未經批準的原液,通過材料造假獲得流通許可,違反了相關法規,Meditoxin后于6月25日被撤銷批準文號。

    不過,不論是否曾被韓國官方批準,美得妥旗下任何產品都從來未獲得我國批準。

    調查

    我國目前僅4個品牌肉毒素獲批  去年10月前無合法韓國產品

    按照我國相關規定,作為生物制劑的肉毒素是按照藥品管理,需要有國家藥監局的批準。雖然在各個醫美機構和社交媒體上,韓國各種肉毒素大行其道,但北青報記者從國家藥監局藥品公示中查詢到,在2020年10月21日之前,我國卻從未批準任何韓國生產的肉毒素進入國內市場。

    2020年10月21日,四環醫藥公告稱,由公司獨家代理、韓國生物制藥公司Hugel生產的“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(Letybo 100U,商品名:樂提葆)”,這是韓國同類產品中首個在國內獲批的。而Hugel公司,是被吊銷3款肉毒素批文的美得妥公司在韓國的主要競爭對手。根據相關統計,在Meditoxin被叫停后,本次獲批的產品是韓國目前市場占有率最高的單品。

    截至1月28日,國家藥監局藥品信息查詢公示平臺的數據顯示,我國批準的肉毒素僅有4個品牌共計6個型號的產品:我國蘭州生產的衡力,以及進口產品愛爾蘭產的保妥適BOTOX(3個型號)、英國產的吉適和韓國企業Hugel的肉毒素產品。后兩款均為2020年下半年剛剛獲批,目前在國內美容市場上還比較少見。

    亂象

    “水貨”肉毒素生意猖獗  我國多年前開始嚴打高壓監管

    那么這些“水貨”都流向何處呢?北青報記者了解到,我國對肉毒素監管嚴格,從生產到銷售采取的是閉環管理。根據此前監管部門發布的文件顯示:未經指定的藥品經營企業不得購銷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;生產經營企業不得向未取得《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》的單位銷售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;藥品零售企業不得經營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。

    也就是說,個人和普通藥店、美容院都無法買到或進貨正規渠道肉毒素,但是對這一產品的需求則是越來越大。公開數據顯示,2019年上半年中國正規渠道肉毒素市場同比增長24.0%,規模達24.3億元,已經接近2017年全年的規模。

    而另外一組網傳數據顯示,2018年中國正規渠道肉毒素市場規模約39.2億元,但當年中國肉毒素市場規模已經達到64.6億元。差額中絕大部分是韓國的“水貨”肉毒素,尤其以“粉毒”占比最大。

    我國也從2016年開始對肉毒素市場亂象進行打擊。北青報記者查詢公開信息發現,從2016年起,就不斷有各地口岸截獲違規肉毒素針劑的消息。

    2017年5月至2018年4月,國家衛生健康委、中央網信辦、公安部等7部門聯合部署開展了為期一年的嚴厲打擊非法醫療美容專項行動。根據通報數據顯示,全國海關立案偵查、調查各類透明質酸鈉、膠原蛋白、肉毒素等走私違法犯罪案件912起,案值共計8832萬元。

    隱秘

    “水貨”醫美生意  披著“美容代發代理”外皮

    隨著國家監管的嚴格,朋友圈微商對于“水貨”肉毒素的生意更為隱秘。北青報記者注意到,在朋友圈這樣的生意披上了“美容代發代理”的外衣。

    在一家名為“××瞳團隊招商”的微信公眾號上,打著“醫美代理”的旗號,隨時可以查詢并自助下單到列表里的醫美產品,其中“進口肉毒素”除了“保妥適”外,其余5款大多是在發布時均未通過國家批準的產品。此外,即使保妥適已經獲批,但該微信號注冊為個人,按照相關要求,其并沒有購銷肉毒素的資質。但即使如此,按照該賬號的介紹和貼圖,已經有不少人在朋友圈推廣,做起醫美代銷的生意。

    一些美容院也就成了這些“水貨”肉毒素的最終去處。江蘇省淮安市洪澤區檢察院在一起查獲255萬“水貨”肉毒素、水光針的案件通報中顯示,2018年4月,家住淮安的盛女士在洪澤區城市廣場一家美容院接受瘦臉針(肉毒素)注射服務時,還沒看到所謂的“微整形”效果,負責注射的美容師卻被警方帶走了,因為此人不僅沒有資質,使用的產品也是走私貨。以此為線索,警方破獲價值255萬的走私肉毒素和玻尿酸大案。

    此外,北青報記者在采訪中還發現,一些網友稱自己注射的肉毒素有疑似被“調包”的經歷。有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表示,自己在美容院原本預約注射的肉毒素品牌是合規的保妥適,打完她發現工作人員拋棄的卻是“粉毒”的包裝盒。業內人士分析稱,保妥適在正規醫美渠道一針大概要2000元左右甚至更高。而一針同劑量的“粉毒”價格僅需500元左右,存在巨大的利潤空間,讓一些醫美機構鋌而走險。

    黑醫美

    會所里也能打“瘦臉針”  朋友圈里的“韓國醫生”生意

    北青報記者了解到,事實上,相比于保妥適這類進口產品,國產衡力肉毒素在價格方面很有競爭優勢,為何仍舊有人鋌而走險用水貨?這主要是因為“黑醫美”自己沒有資質,無法從正規渠道進貨,但是比起用水貨,他們有更為“隱蔽”的手段。

    市民蘇女士告訴北青報記者,兩年前她曾在一家會所工作,該會所并不是美容機構,但每周都會有一到兩名“韓國醫生”來給這里的顧客打針。“我們老板提供場地、找客源,‘韓國醫生’帶藥來做醫美,兩邊再分賬。”蘇女士表示,項目里就有瘦臉針。

    “韓國醫生主理,效果明顯”……喜歡美容的女士一定在朋友圈里看到過類似的醫美推廣,有的還打出韓國某某美容整形醫院的旗號,但是留下的都是微信號碼。

    業內人士表示,一些“黑醫美”打著韓國美容院的旗號招攬顧客,告知顧客“韓國醫生”可以出差來國內做。而這些“韓國醫生”基本當天往返,隨身攜帶藥品很少,基本很難監管。但是,這類“黑醫美”不僅美容院沒有資質,就連所謂的“韓國醫生”不論身份資質都很難驗證,更何況肉毒素等產品的安全更是無法保證。“肉毒素作為生物制劑,有嚴格的保存條件,根據產品不同,溫度要控制在2℃到8℃或-5℃到1℃。這一點不論是郵寄還是隨身代運都很難控制。”


    作者:張鑫 余美英 責任編輯:尹淑瓊
    25分钟东北熟妇露脸脏话对白,东北熟妇粗暴普通话对白视频,东北普通话刺激对白国语高清